探访非法鸟市:南飞候鸟被明码标价出售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探访非法鸟市:南飞候鸟被明码标价出售

点击:35002
  

  记者跟随志愿者探访非法鸟市

  南飞候鸟被明码标价出售

  每年的九月初到十月底,正是候鸟南飞的时节。然而在南飞的必经之路上,大量的候鸟遭到非法捕猎和贩卖。这段时间,“让候鸟飞”公益组织的志愿者谷轩忙得几乎没有休息时间,除了去郊区阻止支网捕鸟的人,他还要去京城各个地方的“黑鸟市”,解救那些被抓捕的候鸟。记者跟随谷轩一起,对这些藏匿于闹市里的鸟市进行了暗访。

  候鸟被非法出售

  周二上午9时,丰台大成路北侧人头攒动。电动车一支,后座上盖在鸟笼子上的白布一掀,商贩们便吆喝开了。“我这儿可是香山的黄雀(qiǎo)儿,50元一只。”一位老者提着鸟笼子招揽着生意。在他的鸟笼子里,挤着五六只黄色的小鸟,受到惊吓后扑扇着翅膀在笼子里蹿来蹦去……

  记者看到,鸟贩子小心翼翼地掀起盖在鸟笼上的罩布,让买家挑选。选好了,有的直接把鸟放进塑料袋里;有的为了防止鸟挣扎,用塑料袋缠住鸟的身体,只露出脑袋在外面透气;还有的用报纸小心地把鸟裹起来,再用拉伸性极强的网兜包在外面……

  谷轩告诉记者,每周二上午,丰台大成路俨然成了一个自由市场,市场上卖得最多的就是南飞的候鸟。北红尾鸲、点颏、沼泽山雀、黄雀……这些被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的保护动物,此刻却在鸟市成了明码标价的商品。前一阵,大批点颏过境,不少鸟贩的笼子里多了不少这种脖子上带着一块红或者一块蓝的小鸟。而这几天正好是南飞的黄雀经过北京,于是,鸟贩的笼子里又多了不少黄色的小生灵。

  谷轩顺着鸟市从头走到尾,把情况了解清楚后,他掏出手机拨打了森林公安的报警电话。很快,警车赶到现场,民警下车后对一些售卖候鸟的鸟贩进行了处罚。远处的鸟贩子见警察来了,抓起鸟笼子顿时四散开来。“这次差不多解救了150多只鸟。”谷轩欣慰地说,他每周二都会来这里,一旦发现鸟市上有人贩卖候鸟,他就打电话报警,解救这些被抓的小鸟。

  然而,也有逛鸟市的市民对此不以为然。一名中年男子看到眼前的执法行动,宽慰身边的同伴儿说:“没事儿,多等会儿。抄走一个,还会有人卖,这么多卖鸟的呢,没关系。”

  闹市里暗藏非法鸟市

  “以前我也不知道市区里竟然会藏着这么多卖鸟的黑市。”谷轩说,很多鸟市的线索是一些爱鸟的线人为他提供的。每天早上,在东南三环分钟寺桥外的辅路上,便会悄然形成一个路边市场,其中不少是卖南飞候鸟的,而周末的时候人更多。

  在谷轩的脑海中,有这样一幅鸟市地图,这些分布在闹市区里的鸟市外人无从察觉,然而谷轩却清楚这些鸟市出摊的准确地点以及出摊的时间。

  在靠近东五环七棵树创意园东南侧的一座小桥边,每周三早上,道路周边便会形成一个自发的鸟市。鸟市里有卖鸽子的,也有售卖非法捕捉的鸟类。周三上午9点半,记者赶到这里时,已经错过了鸟市最热闹的时候,只剩下一些急于将手中小鸟推销出去的商贩。

  在一名岁数较大的商贩前,记者看到笼子里有一只个头儿不如鸡蛋大的小鸟,它的尾羽凌乱,看到人便吓得不停地乱飞。“这是红子,北京人都爱养,叫得可好听了,还能学猫叫。”看到记者一副感兴趣的样子,商贩忙不迭地推销着。当记者询问鸟的来源时,商贩有些警惕地看了看记者,不再说话。

  “红子”学名叫沼泽山雀,属于保护动物。“市面上允许贩卖的鸟种类就那么几种,玉鸟和其他几种小型人工繁殖的鹦鹉可以贩卖,其他都属于非法交易。”谷轩说,这些鸟贩子很多都是隐匿在一些民间自发形成的鸽市里,暗地交易。

  “我希望相关部门取缔非法鸟市,不要仅仅出于维护城市整洁的角度,也要解救那些被非法捕捉的候鸟。”谷轩担忧地说。

  盗猎者张网越发隐蔽

  “前一阵,鸟市上卖的南飞候鸟以红蓝点颏(学名红/蓝喉歌鸲,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 3.1——低危)为主。”谷轩告诉记者,这段时间,他几乎没有休息,早上四点多,他便动身到房山、顺义、门头沟等地的树林和荒草丛里,开始日常的巡护工作。

  “早起的鸟儿一般都是在8点之前出来觅食,所以早上是捕捉它们最好的时候,也是我们志愿者去现场围剿盗猎者的时间。”不过,让谷轩感到痛心的是,这些日子他碰到了十几起在草丛和林子里支网捕鸟的情况,但是有八起只剩下了网子,上面的鸟已经被盗猎者抓走了。“没办法,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去巡护,所以也急需一些志愿者的帮助。”谷轩叹了一口气。

  巡护的工作量很大,需要志愿者很早就起来,所以能够坚持下来做这件事的人并不多。而那些非法捕捉南飞候鸟的盗猎者更加隐蔽。有一次,谷轩和森林公安在鸟市上查获了一个鸟贩子,原来他兜售的候鸟是在朋友的果园里搭网捕捉的。这些网子搭在果园深处,从外面根本就觉察不到。还有的盗猎者,在自家院子里张网捕鸟,更增加了志愿者们的工作难度。

  除了在一些隐蔽的地方摆摊卖鸟,一些鸟贩子也会在微信朋友圈里卖鸟。一只品相一般的红点颏价位在一百多元,品相好的可以卖到四五百元。“蓝点颏比红点颏贵。”谷轩翻出朋友圈里一名鸟贩子贴出的照片,他曾经假冒买鸟人想摸清楚鸟贩子的家,但狡猾的对方只留下一个中间交易地点,不肯把人约到家里。

  志愿者面临人身威胁

  谷轩说,六环里这样的黑鸟市共有六七个,每个鸟市有它们各自的地点和时间。像在昌平沙河的一处小区南侧的小巷里,每周日都会有鸟贩子聚集;石景山苹果园北侧的一条胡同拐角,每周末也会出现一个鸟市……每天早上巡护完郊外候鸟南飞必经的线路后,谷轩就会到各个鸟市转转。谷轩尽量背着那些鸟贩子报警,但他还是会被认出来。

  周四早上8点半是右安门外的“鸟市”开市的时间。记者赶到时,已经有执法人员正在驱散围在路边的鸟贩子。“你看,那些蒙着白布、笼子形状是方形的,大多是卖点颏的。”谷轩正和记者介绍情况,这时路边一名身穿荧光绿外套、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子大喊一声:“快看,这就是那个候鸟志愿者谷轩,每次都是他报警抓人的。”在男子周围,还有几个人跟着起哄,他们虎视眈眈地盯着谷轩,不过谷轩并没有搭理。原来,这名男子早就盯上谷轩了,只要他发现谷轩在鸟市,便会跳出来找茬儿。

  “我不怕他们,因为我做的都是正确的事。”谷轩说,有时候他报警后,那些卖鸟的看到警察,立刻如鸟兽散,跑得特别快。让谷轩着急的是,虽然会有城管执法人员对鸟市进行劝退,但是售卖盗猎南飞候鸟的情况十分隐蔽,执法人员往往无暇顾及。

  曾经有人劝谷轩和当地的城管部门联系,打击这种非法鸟市。但谷轩忧虑地说:“现在网络这么便利,如果没了线下的市场,他们的交易会更隐蔽,取缔鸟市阻止不了非法盗猎的情况,想要找出背后捕鸟人会更加困难,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本报记者 李环宇文并摄

顶一下
(40104)
踩一下
(57667)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